白话迎新春 – 麦考大婚,庞加莱猜想,Mass Effect,xkcd,书荐,以及其他(下)

 

本文被ESRB(Educational Sexology Rating Board)评级为:以下列表人群不适合观看

17岁以下/支持法西斯独裁的5毛党/代表了社会前进方向的先进青年

古人喷:春江水暖鸭先知,虽然不一定林德堡路旁的鸭子比停在电线杆上的麻雀先感到了春天的来临,但切虚推实,雪化两月,南湖的春天也且将归去了,作文却还在迎春,就当懒人自嘲好了……

上篇,中篇就宇宙是不是个球的问题消耗了些口水,实者我一直想借此论题引出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游戏,名叫”Mass Effect“,2007年面世,出自制作博德之门的工作室Bioware之手,是我印象里,第一个在游戏世界中重现了银河系的作品(下图为游戏中的大地图,银河系往下就是星团,星团往下就是几个太阳系,太阳系再往下就是星球)

 

题外话一则:引用罗素的话,研究西方哲学的人通常会去读康德,而艺术家和文学家对叔本华的思想更加着迷,如果说庞加莱猜想的证明对数学家们的取悦,堪比康德思想之于哲学家的话,那么Mass Effect就好比令我着迷的叔本华(臭屁了一点,因为这几天大号的时候一直在看罗素的西方哲学史,就捡了点牙慧);Bioware工作室构建了这个完整的银河系世界观,并且在游戏中加入了“银河大典”,对这个银河系中涉及到的文化,科技,种族,历史一一列出条目作解,看得作为科幻迷的我心驰神往,好不痛快;并且游戏剧情的发展有张有弛,每个人物有着自己背后的故事,外加借着次世代游戏机的绘图能力,游戏将各个星球的地貌气候描绘的相当生动,从费罗的云中高阁,诺维利亚的冰天雪峰,到维尔麦尔的海天一色,艾洛斯的古树参天,无不令人沉迷其中……

时间从2007来到了2010,这个游戏的续作出了,最可惜的是从首作的太空歌剧,变成了现在的太空肥皂剧,主角扮演居委会大妈角色,花了很多时间解决队员的家庭纠纷,感情问题,心理障碍……玩到结局,发现续作只是为Mass Effect系列的最后一作做铺垫,怅然若失

关于Mass Effect就说到此,我想写一些关于Mass Effect的文字,其实还是想借此游戏引出自己一直想批判的事物——上一辈人对于科技进步的恐惧和排斥,确切的说应该是生于共和国太祖统治时期,经历了种种政治斗争,人为灾害,上山下乡的一辈人;并且也不是对科技进步的排斥,确切的说应该是科技进步产生的种种现象的排斥

记得母亲从小就反对我玩游戏,美其名曰“保护眼睛”,但从她的只言片语还是不免流露出对游戏的真实态度,例如“沉迷其中”,“别人给你构建的世界”,“限制你的想象力”,云云,她当然不知道查字典玩博德之门二让我学到的英语单词比整个初中英语课还要多,当然不知道钢铁雄心对二战的剖析比所谓砖家深刻许多,当然更不知道太阁立志传是了解日本战国历史的最好的入门读物;进入研究生学习之后我曾经反思过这个问题,连我母亲对于子女教育如此开明之人,倡导自由民主之先锋,也不免对电子游戏有如此可怕的偏见,其他父母,对家庭教育不愿花时间思考的上一辈人,对电子游戏,这个科技进步的产品之一,的偏见应该更严重吧

回到要批判的事物本身,上一辈人对科技进步的偏见和恐惧,共和国的主流媒体声音经常流露此感且不论,从我身边的人的看法便可见一斑,上一辈人一般来说是拒绝对科技进步的新事物新理念进行深入研究学习的,当然我这么说也颇有些以偏概全,下面就我听到过的上一辈人对于科技进步最尖锐的立论进行批判

因特网让信息的获得更加容易,信息太多形成不了知识,降低了人的思考能力

从工作的角度来讲,我真想替Google喊冤,信息的整合造成的必然结果就是,不需要个体掌握那么多的知识,云计算的理念让我仿佛看到了地球的未来,作为地球社会这部大机器的一个螺丝钉,你只需要懂得如何操作终端即可,数据库会告诉你结果;有人会说,工作中遇到的特殊问题要特殊对待,只有对这个问题有了认识有了思考才能处理,其实,真有这种情况发生,这种对于个体的思考处理能力有所要求的情况发生,原因只是这个包含万象的“数据库”不够大;

从个人修为的角度来说,信息的整合让人与人的观点交流更加容易,Web2.0,Web3.0,Twitter,当人类接触到对于相同事物的不同看法时,自然就会触发思考的过程,思考从原先的自醒型,成为了现在的触媒型;上一辈人对于自己阅历的反醒形成了的思想,类似于Twitter这样的平台让阅历不再是形成思想的必要条件,科技进步到足够高度时,在这个整合了所有人类思想的平台上,信息的交流就会促成思想的形成,就好比一个无限网格的电阻网络,每个格点间的电阻都在影响着其他所有格点的电流,而每个格点间的等效电阻又可以完全独立于其他格点而存在;

另外,上一辈人有如上的看法,而不是想到这种信息整合的未来,也与他们的经历产生的思考方式有关,共和国开朝几十年无明君长期在位,这样产生的社会连锁反应对他们影响太深,扼杀了他们对未来的想象力,此话题我无力深论,就此打住

畸形的现象就在这种科技进步和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冲突之间产生了,也是我想写的最后一个话题,就是推荐一本书,这本书名叫《战网魔》,由著名洗脑机构CCAV妓者基于杨教授“拯救”迷途青少年的事迹所著,其中详细描写了羊叫兽通过电击疗法,集中营军事管理,让沉迷网络的青少年“认识错误”的故事,外加许多号称知识分子的父母访谈;我自幼阅书无数,文有言情色情,武有科幻奇幻,却从来没有一本书能集以上所有元素于一身,下面摘录一段书内精彩描写以供君享

这样的游戏让诺诺忘记了怀孕、流产造成的痛苦,躲避了父母的追剿,自由自在,我行我素,天下是我的,我是这里的公主,所有的男人都要为我服务,所有的帅哥都要做我的情人,为我献上漂亮的鲜花,给我送来美丽的衣服,为我煮饭,为我洗衣,还要给我捶背、洗脚,做我的奴隶,做我的老公,让我享受到一个女人最该享受的“杏花春雨”,让我滋润,让我疯狂,让我摆脱人间的一切苦恼,让我飘飘欲仙

          ——某女沉迷劲舞团,书中对此游戏内容的描写;不知诸君是否有看黄色小说的感觉,不禁感叹CCAV妓者外加作者同志功力深厚,虽说我自己也反对劲舞团这样的同城炮友交流会游戏,但这样的游戏能让小盆友们玩到的原因追根究底是共和国缺乏对类似内容的年龄审查制度,作者同志则通过此类妖魔化描写,成功的把社会对青少年的保护的缺乏,转移成了青少年自己的问题,让我想起来最近对社会不满而去砍小学生的神经病……

还有诸多精彩内容,请到如下新浪读书的链接获取此书全文: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atalog.php?book=74748

救救孩子,一百年前的这句话或许放在现在更合适,先让你喝毒奶粉,再给你打毒疫苗,用中学给你洗脑,用高考让你失去理想,用大学消磨你的意志,最后直接用房贷压死你;引用韩少的一句话:”年长者失职了,愿你们长大以后,不光要庇护你们自己的孩子,还要让这个社会庇护所有人的孩子。“

祝大家虎年吉祥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16 Responses to 白话迎新春 – 麦考大婚,庞加莱猜想,Mass Effect,xkcd,书荐,以及其他(下)

  1. Lara 說道:

    怪说不得有些phd想当叫兽

  2. ting 說道:

    …虎年都要过了一大半了,你还来虎年吉祥。。。不过白话文的文章是一定要顶一下的。。。很同意你对游戏的观点。。。不过我觉得父母的引导还是很重要,光耍游戏不吃饭不睡觉还是不行的。。。

  3. Shuhao 說道:

    回Ting:几乎所有的电器都有Parental Control功能,比如Windows,游戏机等等;举个例子,用xbox登陆LIVE,每个内容都有分级,你的账户和你的msn挂钩,未满17岁是不能浏览17岁分级项目,不能玩mature分级的游戏;设置Parental Control用主账号可以设置儿童账号每个星期可以玩多久,或者每天可以玩多久,可以上线玩多久;而几乎所有的父母都不会去研究这些给你的家庭教育提供的便利,因为自己的懒惰,倾向于选择一种简单而粗暴的方式与自己的孩子在这个问题上为敌

  4. ting 說道:

    恩, 看来还要在技术方面多向你请教阿

  5. . 說道:

    赞,我要买游戏就自己玩,不给孩儿们

  6. Wenwen 說道:

    我妈我爸可能比我还喜欢wii sport,不过这可能和你说的电子游戏有差异。一句无关紧要的感叹,我小学中学时候在科技新时代上看到的各类神奇的发明或者电子产品,现在很多都已经为普通人所经常使用。回想起来我着实感到非常惊奇,因为我以前一直觉得科技新时代就是天书。真是个非常优秀又蓬勃的时代~

  7. Kira H 說道:

    等你有了儿女,他们坐在电视跟前手握手柄一动不动神游游戏5、6个小时,你若不开口反对制止,那肯定不是正常人……….

  8. Shuhao 說道:

    Parental Control,直接翻译就是“父母控制”,是任何一种交互性电器具有的功能,DVD,游戏机,电脑(操作系统),父母享有主账号,小孩使用小孩账号,父母可以设定小孩账号的操作时间,可以以小时/天,或者小时/周控制小孩的总操作时间,操作时间一到,电器会自动拒绝让拥有小孩账号的人进行任何操作,除了关机;用这样便利的方式来进行控制,而不是“简单而粗暴”的直接干预,效果会天壤之别;至于小孩玩什么样的游戏,如果家长能够事先体验调查,选择有引导价值的游戏让小孩玩,比简单的把一台游戏机扔给孩子让孩子自己选择有益很多;DS在美国有4千万台,也就是说基本是7-12岁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是人手一台,那么如果直接禁止,孩子在学校里面就会感到很重的“同辈压力”;您老人家多心了

  9. claude 說道:

    理解是相互的。

  10. Shuhao 說道:

    家庭教育中,我不认为把“理解是相互的”这个华丽的概念强加到理解能力不足的青少年身上是一种负责的行为

  11. BOBBY 說道:

    …是任何一种交互性电器具有的功能… 应该是我的断句有问题,我要回去好好再学下语文。。

  12. ting 說道:

    想不到小曹同学对家庭教育认识如此深刻 …btw, parental control的功能对成年人也有用么?还是很容易就figure out 怎么取消这种设置阿

  13. Shuhao 說道:

    如果主账号设置了密码,那么取消基本是不可能的,除非他学会了怎么给记录用户信息的CMOS放电……

  14. claude 說道:

    噢,那句话只是在看到那段关于你母亲的文字后,回忆往事后所发出的自言自语罢了。(想起来小时候第一次经进街机厅,还是母亲领进去的)高中有一段时间在一个致力于改善家庭教育的服务中心帮过忙,看了很多案例。我不知道当下怎么样,但那些案例给我感觉最突出的问题是父母和孩子之间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交流与互动, 父母没有对自己的孩子打开一个可交流的通道,或者是没有一个清晰的思路去让孩子和自己能够 ”平等“地对话, 既缺乏目的同时也缺乏手段。 双方缺乏对对方的信任。 最少在你的故事中,你母亲会告诉你自己对游戏的看法与观点, 而不是简简单单地说个”否“字,令堂虽对你打游戏加以阻拦,但我从”连我母亲对于子女教育如此开明之人,倡导自由民主之先锋“ 这些话中能看出你已受益很多,这些在我看到的案例中都是从未出现的。 不是每个家长都能100%理解自己的孩子,也许他们更不能及时地接受那些新鲜事物,但一个好的教育方式,一个好的交流平台却能大大得弥补甚至是修正误解与分歧。可能是成长环境有异, 我觉得上一代人非常注重新科技,因为在他们工作的年代,科技进步给工作和个人带来的冲击(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都是巨大的。但是受制于整个大环境以及个人能力,精力所限,对于这些新事物自不如年轻一代研究的快速与深入,这些在电脑和游戏上更是体现得尤为明显。这也让我想起小时候过年在奶奶家吃饭, 期间大人们讨论我一个堂哥未来应该做什么, 我母亲和一位姑姑都说最好去做 信息高速公路, 堂哥后来也确实加入了IT行业, 但是在当时,90年代初,那个大部分中国人基本不知因特网为何物的年代中, 长辈们其实并不知道这信息高速公路具体是什么东西,他们也无从了解, 只是从美国总统的演讲中,从报刊中知道它是最新科技的产物,会对未来产生变革,所以他们认为这信息高速公路是一个有前途的行业。 普通人对世界的认知是有限的, 很多上一代人能做的就是搭好物质与精神的双重平台,让自己的孩子去接受那些自己无力接受的东西。 只不过在中国, 即使是现在, 很多家庭依然缺乏这两个平台。 我不知道在美国怎么样,其实在英国很多家长也不打游戏,更不会使用电脑和游戏机的parental control功能,他们带着孩子到game, game station, HMV里是一脸茫然, 但是游戏分级制度的存在,让他们知道如何接收和拒绝孩子买游戏的请求, 好的社会氛围,有效的学校以及家庭教育手段,让他们懂得如何更好地控制孩子游戏的时间。 在国内, 要想游戏,尤其是传统的单机游戏为大多数人认同,还有太长的路要走, 社会主流舆论的导向,游戏分级制度的发布,市场的建立与行业的生存。 还有游戏和电影在欧美是最为廉价的娱乐方式, 我们呢?好了,说偏题了,我也是无力深究,就此打住吧。

  15. Shuhao 說道:

    关于“交流”的说法相当同意啊,不过说是“平等”,不如说让孩子感觉是“平等”,在家庭教育中占主导地位的父母才有能力建立这个“平等的交流平台”,说白了还是不平等的,哈哈家庭教育中,把“交流”平台的建立,靠倚于“让缺乏阅历的孩子去理解父母”,我认为是不负责任的,这也是那本《战网魔》书里面最让我反感的一点,书中,和CCAV节目中对父母的采访,每个父母几乎都在抱怨”孩子无法理解自己的苦心“,不仅为这些人感到悲哀,把自己孩子送进集中营接受精神病电击,而让自己的孩子变得”温顺“的父母,大谈”理解“,也可加入我准备写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里了,LOL另外关于理解,我想详细说下在青少年中尤其明显的“同辈压力”,这个概念也是从另外一个tgfcer的space上看来的,囧……经历同辈压力是一个孩子成长的时候的一笔财富,但同辈压力也是造成父母孩子之间理解缺口错位的一个诱因之一;比如现在的小孩为什么要玩口袋妖怪,因为同桌在玩,为什么同桌在玩,因为邻居家的孩子玩了,类推源头估计是某个孩子看了电视上的广告;但对成年人来说,特别是已经形成了较为理性和逻辑性思考的成年人来说,同辈压力几乎是不存在的,于是,最常见的教育方式是,对孩子同辈压力便加以打压,就成年人的世界观来说,“同桌玩了”并不能成其为“花1500块买DS+口袋妖怪”的理由,于是,交流缺乏时,理解就错位了;在同辈压力下,有时候“沉迷”甚至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上瘾,只是一种社交活动的雏形,成年人每天登陆IM软件,只因为工作生活交流,身边的人都在用;同理到孩子身上,同桌在口袋妖怪里面收服了圣兽,那么我也要收服,所以必须花时间去玩,如果我不花时间去玩,就感觉隔离于身边的小团体之外,这对孩子来说比考试考不好更难受;如果在家庭教育中,父母忽略掉这个因素带来的思维差异,即使交流的平台建立了,也不一定能增进理解。在天朝,“同辈压力”造成的父母孩子理解错位更加严重,为何,因为很多本应具有理性思考的父母居然也有同辈压力,简单点说就是和身边的父母攀比,攀资自然就是自己的孩子(恐怕我身边上一辈人几乎无人能免俗),一个例子:我表弟从小好动,喜欢体育,如果在美国,父母肯定会对其这方面加以发展,而我的舅妈居然送他去学习钢琴,在我自己看来,父母对古典乐器并无爱好,并且我表弟对音乐同样并没有显出特别爱好,送他去学钢琴实在有违常理;至于是出于什么理由,长辈之间的“同辈压力”足以概括最后,学钢琴还客观上增加了他们母子的隔阂,让交流变得更加困难关于上一辈人和科技进步的话题,我补充下我的观点,我并不是认为上一辈人是反对科技进步的,我认为他们对科技进步是存在偏见的,他们并不会反对年轻人去研究和参与科技进步,以及相关的事物和理念,或者是从事相关的工作,但他们会本能的排斥这种新理念,体现在,当一种新的理念和他们已经形成的世界观价值观冲突时,他们会坚持他们自己的价值观;不过这种冲突只有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会显得特别强烈,比如经历了二战时期的老古董喜欢叫六十年代的美国年轻人垮掉的一代,虽然共和国80年代后出生的,经历了高考扩招的,没有了六四那样的血性的,普遍不吃苦耐劳的那一批人,比美国垮掉的一代更加垮掉,何况美国垮掉的一代正是美国90年代中兴的中坚力量,哈哈这是题外话最后说到分级制度,天朝对孩子是缺乏保护的,体现在太多太多方面了;历代封建统治者,在巩固自己统治的措施方面都是充满了远见,在开启民智方面都显得“鼠目寸光”,共产党继承了光荣传统?在共和国如此糟糕的教育大环境下,我觉得,即使父母给孩子创造了能够平等交流的物质和精神平台,也略显徒劳

  16. claude 說道:

    确实,在家庭教育中, 父母永远是主动的一方。大部分父母对孩子的“交流”带有太强的压迫性与不可抗拒性。一部分家长尝试交流但他们普遍缺乏耐心和方法,而且由于咱们国家的社会发展与社会环境,家长这种“阅历”教育显得尤为突出, “棍棒出孝子”,“自古将相出寒门”等话语被过解使用。上一代人再经过10年动荡之后, 大部分人处于同一起跑线, 整个社会经过反省得出知识改变命运的结论,改变的手段即为高考,家长认为自己的孩子应以此为唯一目标,凡阻碍这个目标的,一律消除,而且是不讲道理的消除,不过很多事情和观念也确实受制于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历史背景。有时候觉得自己多谈这个,有那么一点点不公平(算是一点中庸思想的溢出)。“同辈压力”是个好词, 我第一次看见,学到了。这个“压力” 在过去20年真是体现得过于明显了,基本上整个80年代出生的人直到现在也依然为这种压力所困扰,我想每个人关于这个都有说不完的话。 我觉得有些长辈由于那段特殊的生活环境,以及原来物质上的匮乏,他们对于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的一些物质与精神需求不敏感,忽略了那种差异性对于孩子带来的影响。 但是同辈压力这个东西有时候是一种全方位的体现, 比如说家庭的经济能力与社会地位的不同, 它是一个连带效应的体现,在咱们国家体现的更为明显。这让我想起国内与国外中小学招生上现状上的一些不同, 在国外社区这个概念还是很强的, 由于人口流动的相对自由性,久而久之一些社区就有了共性,这些社区里的住户往往经济条件,观念相当(英国富人区,穷人区的概念还是较为明显的),那么在这个社区里上学的孩子同辈压力自然要小一些, 更不用说那些专门为了自己的孩子能上某特定学校而搬家的例子。 在国内,由于城市规划和教育资源的匮乏(好学校和一般学校的差距太大, 真的是太大), 家长送孩子跨区上学需要缴纳高额的赞助费以及面临异常恐怖的竞争,家长以及孩子因此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家长的思考重心完完全全在这些上头,我觉得这里拿游戏举例有些特殊,这种矛盾对于一些中国家庭确实不太好消除,另外个人觉得国内学校不够多元化以及缺乏社团文化无形中也对这种压力有些影响,很多时候会让同辈压力过于集中,收怪兽当然很有意思,但如果有人和我一起跑跑团也不濑。当然这都是自己一点不太成熟的想法,例子可能也未必恰当,在此也不多说了。 天朝对于孩子的保护确实如你所说,是缺乏保护的。 不过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虽然与西方民主制无法相提并论,但某党从历史上看还是有一定自我修正和调节的功能的。 不过偶很多人希望的那种修正是要动摇它的根本的, 我不认为它有勇气在没有大的压力的情况下会主动地进行变革。 这也多多少少体现在教育改革上, 还是有很多有识之士是想把基础教育搞好的,也作出了一些有益的举动, 改教材, 分文理, 变高考,社会以及不少家庭对于教育都有了不同以往的认识,也让人有了更多的选择 , 不过在体制未变的情况下,这些改变多少显得孤寡了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