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迎新春 – 麦考大婚,庞加莱猜想,Mass Effect,xkcd,书荐,以及其他(中)

 

本文被ESRB(Educational Sexology Rating Board)评级为:以下列表人群不适合观看
17岁以下/支持法西斯独裁的5毛党/代表了社会前进方向的先进青年

首先感谢大家对新年贺文上篇的评论,写完上篇,本大师后知后觉,原来冲动写作较之冲动购物并不太大区别,只是前者多发于雄性人类身上,后者多发于雌性人类身上;前者的结果一般是码了很多字,消耗很多脑细胞,但对推进人类的认知水平进步毫无用处,后者的结果一般是买了很多衣服,花掉很多人头钞票,但起码这次买的20XX年第X季XX牌XXX设计师的签名设计的XX穿了一次才束之高柜;不过可悲的是,人类一旦各个曲率变化较大的部位的毛长齐了之后,脑细胞就不会再增加了,还每天都在争着去见阎王,结果呢,就是冲动写作带来的后果是不可逆的,而冲动购物最坏的结果也无非就是废掉自己/配偶的一张信用卡而已,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过如果哪天青山被强拆了,到时候再后悔没有信春哥就为时已晚啦!

前篇结束时说到宇宙是不是个球的问题,也就是庞加莱猜想,现在继续接着说;
(以下全为无用的牢骚的婆妈的天朝美帝高等数学教育之比较,不感兴趣者可自行略过下面数段的小字流水账)

其实说实话我知道很多人包括各位尊敬的读者对数学都深恶痛绝,其原因经过有限的采样可以概括为:要么是中学时候受尽三角函数外加教三角函数老师的折磨,要么是大学时候受尽微积分外加教微积分老师的折磨,要么是中学时候受尽三角函数的折磨进大学之后继续被微积分折磨;第一种可能是文科的朋友们,热爱文字憎恨数字,第二种可能是理科的朋友们,顺利考入大学理工科但却发现高中学数学只是为了高考,第三种很有可能是立志经商的商科朋友们,高中进文科班发现文科也要学三角函数,大学终于进商科发现商科也要学微积分;悲惨的命运反映出悲惨的环境,经过本大师多年的数学学习经验,鄙以为,共和国的启蒙数学教材实在是过于粗糙,中学的数学老师受到的教育不足以让他们冲破教材本身内容的桎梏,给小盆友们讲述像《从一到无穷大》里面那些有趣的故事。

诚然,也有人天生就对数字符号逻辑无穷不感冒,比如在本大师这学期所教的微积分,很多美帝小盆友到了大学二年级依然使用自己在中学二年级独立建立的平行宇宙加减法原则,让我困惑不已,还有让我更加困惑的是,本大师怎么莫名其妙就成了七年前自己所鄙夷的微积分老师了?!讲新课,写定理,解习题,出考题,改卷子,并且自己还乐在其中,此般景象,我想有一个原因可以释之一二:就是可以把那些美帝未来的希望当成自己比较天朝美帝教育系统差别的试验小白鼠,究竟是天朝鼓吹的素质教育但其实是应试教育的收钱教育牛逼呢?还是美帝的“你爱学不学最后还是得学”牛逼;
 
美帝高等教育很大程度上对个体的导向是相当宽松的,你有兴趣就学,没兴趣就拉倒换去学你感兴趣的,基本爱一行才会干一行,不会像天朝的教育那样,类似让年轻小伙子们娶了杀父仇人的女儿,而且此女相貌修养如东施,胸部海拔如莲池,导致此热血小伙子还没有完成传宗接代的光荣任务就已经提前阳痿了——激情和理想全部在大学里面磨掉了;
 
不过相对的,美帝高等教育对个体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严格的考试,严格成绩要求,相较本大师母校九眼桥大学对成绩,考试,是否学到了能让你讨老婆买房子的知识基本不管,也颇有些爱学不学之味,但你要不想搞这行,要转系,就会发现这麻烦程度和离婚改嫁有一拼,教务处叼着烟斗的大叔会委婉的告诉你的费用需求,并且劝你说你的专业好,以后出路强,如果学生说:“你懂屁呀”,大叔估计会应:“我屁都不懂还是你爷”,对比一下人家居委会大妈问离婚小青年是不是感情破裂,虽说大妈不知道小青年感情是不是真的破裂了,好歹大妈是有过婚恋经历的,于是乎就是这群可能还是懂一点屁的官僚培养着支撑天朝未来的阳痿青年,看到自己的专业就阳痿,当然这也有好处,就是大学里面泡妞把妹技巧还是受到了充足的训练,不至于让你真的阳痿;
 
就如上两点,天朝和美帝实在是云泥之别,不过孰云孰泥,还是由你的屁股做在哪里决定的,玄学有云:“参照系相对”嘛;那试验结果究竟如何?美帝小盆友和天朝小盆友并无二致,反感矫情摆架子大讲之乎者也的迂腐老头,倾向于接受和他们性格行为方式相同,有文化的流氓;当然这里不是鼓励将来会成为人民教育工作者的同学们向真的流氓鬼冢英吉学习,和金发女学生私奔;过分的浪漫主义情怀还是用在数学研究上好了。
 
鄙以为,如果天朝的中学数学教育,老师们的工资多发一点,能够在培养学生兴趣上的时间多花一点,考试的平均分也会提高一点,广大青年精神上阳痿的可能性也会降低一点;若咎其责,缺少适当的媒介,被生活所累的人一般缺乏幽默感,天然交流的代沟都能排的上号;后两种牵扯到天朝畸形的民生文化家庭现象,因害怕跨省追捕,就不赘述,那么就说说第一种,也是要给大家隆重推荐的xkcd.com外加“内涵的鹅”(abstrusegoose.com)
 
xkcd上篇已有所介绍,就是一位本身郁郁不得志的,在撒尿时候看着厕所的瓷砖堆砌都能想到无限网络电阻网格的日字格等价电阻(基尔霍夫定律的著名问题之一,基尔霍夫定律是麦克斯威尔方程组的限制条件之一)的意淫专家兰道同学的网络漫画,在被称为1337的群体中广为传播;最近本大师较为喜欢的一篇便是如下,名为“后院的足迹”:

 
对于漫画中涉及到的典故,不经常在上班上学时间访问4chan了解最近“互联网时事”的同学可能会觉得有点不知所云
第一行第三幅Longcat:lolcats can I haz cheezeburger
第二行第二幅Legolas:还记得戒指爷里面长发飘飘的精灵弓箭手么?
第二行第四幅Knight:国际象棋中的骑士,或者俗称走日字的马
第三行第三幅Prius:丰田失灵的刹车系统
第三行最后一幅Higgs Boson:漫画的主题,前面那么多的铺垫就是为了引出本次漫画的主角——希格斯波色子,基本粒子标准模型中最后一个没有被试验所证实的波色子,欧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在瑞士边境建立的号称能制造微型黑洞的强子对撞机(Large Hadron Collider),如果稍微夸张点,强子对撞机可以说是为了验证这最后的幽灵粒子而烧掉无数纳税人的血汗建立的(怪不得纯朴的欧洲人民天天写信骚扰CERN);漫画中便是强子对撞机得到的试验结果的粒子轨迹。
 
实话实说,漫画本身并无太多引人发笑的地方,但看到最后希格斯波色子那一格,喜欢量子物理的同学们定然会心一笑,感叹其铺垫之精妙,颇有些国学中诗词创作之味,写碧空秋色,芳草斜阳为衬,实叹高楼独倚,酒入愁肠……
 
除了上面那种需要一定计算机,物理,数学,统计,网络黑话背景才能理解的漫画,xkcd还有这种充满了人文色彩的温情之作:

 
2010年已经是美帝国主义的勇气号火星探测车登上我的故乡——火星的第六个年头,原本计划的工作时间只有三个月,因为勇气号的太阳能电池不具备自动除尘功能,当沙尘覆盖住太阳能板的时候,这辆火星探路车就会停止工作;怎知巧遇数次火星风暴帮勇气号吹走了太阳能板上的沙尘,让勇气号得以继续在火星上工作,给地球上如病毒般不断消耗着宿主营养的人类提供了无数建设性资料,为将来移民太空做准备(当然在行星的拉格朗日点上建立太空殖民地还是不可能,因为三体问题还没有解决嘛,哈),不幸勇气号在去年身陷软泥地动弹不得,美国宇航局最终在今年放弃拯救计划,颇令人惋惜;漫画中的主人公,勇气号,拥有如皮克斯标志性机器人瓦利那样一双大大的眼睛,怀着激情和憧憬登上了火星,认真的工作,谁知征鸿难返,这千里万壑之距,让勇气号只能与火星上的西风相伴——最后一幅中忽然拉远的镜头,无垠的红色沙地,少少的悲凉,些许通感之味……
 
 
xkcd姑且话毕,下面来说说最近本大师颇为之赞叹的另外一个网络漫画——“内涵的鹅”(abstrusegoose.com)
其作者应该颇有些研究生水平的数学背景,居然能受菲尔兹奖得主陶哲轩所青睐,在自己的buzz上屡屡提到;其中我本人较为喜爱的便是这则“多重世界”:

 

漫画的主人公在酒吧邂逅佳人,犹豫是否应勇敢上前耍流氓的时候,一个多重世界的分支诞生了,左边分支的最后结果:猫死了;右边分支则为:猫还活着;和xkcd那则希格斯波色子的漫画类似,铺垫数格只为最后画龙点睛,引出稍有些自嘲意味的主题——薛定谔的猫;这并不是唯一嘲弄“薛定谔活猫死猫”主题的漫画,另外两则也甚是精彩:薛定谔的误算 · 一薛定谔的误算 · 二

另外鄙人对陶哲轩推荐的那一则漫画也是把玩良久,爱不释手,其图如下:


漫画讲的是上帝创造世界的故事(另外几篇上帝系列:上帝创造第一部上帝之脑红色按钮),天使向上帝汇报:“主,我们已经做好创造宇宙万物的准备了,不过我们还需要建立这个宇宙运行所需的基础数学系统”,于是把几条公理呈交上帝查阅;上帝看完之后,留下了几句意味深长的评论:“非常好,不过我还需要你们在这个数学系统里面加入几条永远也不能证明的真命题;如果这个系统在逻辑上是自洽的,那么在这个系统的里面你永远也不能证明其自洽性,只有当这个系统是矛盾的,不自洽的,你才能发现他的矛盾之处;去工作吧,孩子们!”于是上帝躲到角落里面淫笑,留下天使们面面相觑:”上帝真是玄妙……“,”但又是如此的凶残“;选择公理,佐恩引理,无不满足漫画中的上帝对这个世界数学系统尖酸刻薄的要求,近代的数学家们无不希望证明其正确性,但却苦于无法做到;而近代数学很多理论的建立是基于这两个“无法在这个逻辑自洽的系统中被证明的”的命题,看到这里,是否有些许“身在山中不识山”的感觉;不仅数学,哲学上的怀疑派,比如休谟,高呼人类认知能力有限,故无法验证无穷尽的“能够涵盖这个系统自洽性”的所有命题,简单的说法就是:如果一个命题可以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这个命题的反命题必然是错误的,原于这个世界的逻辑系统就是自洽的;但命题无穷尽,永远存在这么一个可能:就是下一个命题突然世界就不自洽了……于是乎,回到上篇的末尾,虽然你知道了这个宇宙的确是个球,但这个“宇宙是个球”的命题的证明是基于一个无法被证明其自洽性的逻辑系统,所以宇宙到底是不是个球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中篇完,下篇待续)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白话迎新春 – 麦考大婚,庞加莱猜想,Mass Effect,xkcd,书荐,以及其他(中)

  1. Xiaohui 說道:

    沙发。

  2. Jade 說道:

    内个机器人好杯具

  3. claude 說道:

    关于大学教育,我本来是写了一大段话, 后来想想还是删了,尽量想保持客观, 可是后来又不免俗的回到了批判体制但进而又为其开脱的俗套中。 而且因为一直想去中学当数学老师, 这十年也想了太多关于中学教育的事情,最后也只能是一声叹息。ps 如果不逛4chan且看不懂博主那些网络黑话和名词的,可以去Urban Dictironary 去查。

  4. Lara 說道:

    恩 我还记得那个带东北口音的教微积分的女老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