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杂记·己丑·博潼小传

 
 
时至己丑,未志南湖之事半年余,吾尚苟安,愿长者勿挂,南湖冰雪初融,有回暖之相,虽未入春,藉以叹寒冬去,可劳作也
近日偶得吾同届人士王博潼之事,拙文记之
 
博潼小传
 
南湖有智士,王者名博潼,燕人也,生于甲子,燕国府有塾名育才,博潼幼读格致于斯,以卓绩而科举,遂上京,修理学于京师大学堂,至丙戌求学于南湖
 
博潼年少时有机思,从理,研数者,解分析之法,其技视常人甚巧,动思而敏,静思而专,科考绩甚佳,得诏于辛己,入冬令营;初,博潼非头筹者,然假以时日,试之有十,博潼得之高,且厚测,众人所誉者,次名仰视,相较得点,去之甚远;次年,有同窗忆状,曰:”神话者,博潼也,十考仅失一问,且此问乃问者之过,曰坏题;点二百可替九州赛技于万国,博潼得点三百余,他人远不及,博潼之迹亦励吾甚。“;后者,博潼西渡不列颠,竞夷邦善数之人,无失者,得符,为金所制,以志其获。
 
博潼既修于京师大学堂,好游艺,有戏名魔兽,博潼善用之,无人能敌,区区一人之力,可敌者数;为谋者,为技者,臻于化境
 
修于南湖,博潼亦殊他人,吾尝思一问数时辰,方得解;后知博潼观此问,思少顷,即得解
 
后记:博潼好思者,勿须赘述,博潼偶作文于网络,志所感,拓地万里,扑精兵,数之领域,无人能代;附链接于此,供诸君顾
 
后记二:余每日如厕时尝读谈艺录倾,得某诗句,曰:拟求墨妙辉衡宇,应有黄庭换白鹅;虽数理之学去挥毫甚远,余以为欲求宇内奥妙,曰代数拓扑,可多借他人之功,遂得,亦可获益良多,此为读博潼之Tame Topology之言,有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3 Responses to 南湖杂记·己丑·博潼小传

  1. 說道:

    金牌…传奇人物…

  2. Jason 說道:

    魔兽者,非寻常儿戏,无智则不精其道也,深通理学逻辑,非常人所能把玩。以王君之才,定可成事,WCG行矣。反观操公,苟且于花旗偏偶荒蛮之所在,流连于书库电玩毛片之间,疏于勤学之道,精通斯拉克之术,终成pertization界之翘楚。如此神牛,堪比李靖座驾也。

  3. YL 說道:

    许久未来拜过堂堂米帝腊虎大老爷。近闻虎爷又得一月亮神童名号,令我等东洋泛泛牛辈百思不得其解,偶得某成熟论坛曝料方才恍然大悟。虎爷皓月之首甚雄,甚烈,甚伟岸,绝非吾等愚人繁星可比,惊叹之余不觉发自内心感叹腊虎大老爷,真月亮神童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