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年华·魔土之乐·破壳者歌

昨日机缘巧合,得余三年前青涩杂文一则,乃评品吾是时喜游玩者之乐章;
西土珈犁国,解为星光永耀,隔浩瀚有东陆,雄城聚者,南暴风,北幽暗

故觅而聆听,仿佛间,梦回雷霆崖,千仞群峰中远眺万里荒野;
又若初入北陆,古树参天,青池甘泉,潺潺其涧;
刻顷,忽闻鼓声动地,杀声震天,坚石起于浩浩皑皑间,固城坐于巍巍群山前;
复顿者,沉沉行军之号以继之,精兵百万,破苍天遒劲之势,然其止也忽焉;
遂乐尽而思无尽也

曲罢,莫名,往事历历,颇感酸楚,遂寻逸乐之曲,欲代此悲;
唯念余年少时所好舞曲,曰破壳者歌,白话有译,名胡桃夹子;
此曲由天朝北疆罗刹国之柴氏谱之,有三幕,乃志儿时欢愉琐事

拜网络通达,少顷遍得,弦始,遂耳聆其间;
始幕曰序曲,景有弦声,微速,幕有笛声,星点如缀
次幕曰行曲,寒冬佳节,高朋满座,始闻号者,以间隔而行,弦仍辅之,渐行渐快;盖犹舞者踏步,落地有声;
此时曲调忽降,渐行渐起,是以为终幕曲,闻钢琴点滴,彩灯光转,破壳者舞;
霎时中弦小弦齐出,罗刹快舞,管声亦辅之,急而激;至顶而止,游牧歌始,舒缓悠扬,辽远之感犹甚,然则时而顽皮嬉戏,时而凝重激昂;
牧歌止,竖琴弦动三两挑,管鸣嘶嘶且低沉,是时,大弦小弦声共生,此乃圆舞之曲,仿佛仙境鱼龙齐舞,且每暂时,辅以谑曲,甚欢……

然非吾久而熟知者,曲临终尽时,此时小弦之奏忽沉,余稍感悲凉,是时大弦望小弦而呜,呜于其止端;若夫众乐唯余独哀之意乎?
遂考柴氏之生平,此曲作于辛卯,视柴氏卒年,曰癸已,仅两年之遥,是时,柴氏茕茕孑立,可谓凄然,却谱出此等欢谑之乐章,不禁唏嘘;
扬扬之声中,曲罢,余不知柴氏尚真有意抒其悲凉,亦仅若江州司马闻弦湿衫般愫怀

时日无多,遂返常时劳作,只得成文记之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5 Responses to 忆年华·魔土之乐·破壳者歌

  1. Mike 說道:

    汝乃美利堅式哦他庫
    欽此

  2. Jason 說道:

    楼下很无情的指出鸟血淋淋的事实

  3. セト 說道:

    太宅了,囧

  4. Shuhao 說道:

    233
    楼下三大湿宅齐聚首,很朙很囧

  5. Vivi 說道:

    呵呵~
    只是路過,喜歡你的SPACE~所以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