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文:“那一年,我也玩政治 – 江月楼主”

 
余初识江月楼主于网络,楼主之勃客感余甚,屡拜倒于其文,近日复倒,故摘于此,其文中潇洒倜傥,大开大阖之味,与诸君共赏

那一年,我也玩政治

文:江月楼主

且说一九八九之年,春末夏初之际,我跟一般4年级小学生一样,上课打混,放学撒野,好不自在。有时候在黄昏时于山阴路附近闲逛,觉得这世界太无聊,这天空太憨大,如此生活真是没有奔头。

终于,有一日午饭过后,我在虹口公园门口买棒冰。当时才五月中下旬,棒冰初上,生意火热。突然间,听到某人用扩音喇叭在高喊口号。好奇心起,凑近而观之,乃见一中等身材的眼睛哥哥,也就20岁上下的年纪,正在给大家上课,说的是“中国教育之现状”。我老当时年纪尚幼,不谙其理,就听懂了一句“李鹏是中国教育落后的罪魁祸首!”啥么子???我虽然傻归傻点儿,李鹏是谁我还是知道的。他乃国家总理,当今权贵,我们中小学无知学生天天被教育要去爱戴的对象是也!

我也不敢多呆,立刻走人。到了学校,坐定,大队长带领大家唱歌等待老师。唱着唱着,我突然发现我的课桌上有这么一首诗:

李唐盛世已不再,
鹏程万里无可奈。
下有荆棘上无道,
台楼林立空自哀。 (记不太清楚,大致就是如此)

我不看还则罢了,一看之下乃大惊失色。此乃藏头诗也!昨天晚上刚刚看了一个什么狗屁电视剧,里面的人看了一首诗然之后大叫这是藏头诗并解释了藏头诗的意思。想不到第二天就学以致用鸟。我等小学生自然不会有此文笔,必为借教室的夜大学生所为。

待得回家之后,与老爸去食堂吃饭。老爸乃部队一把手,吃饭时与各营将官高谈阔论,俨然也是关于学生之事。老爸乃坚定不移地支持政府,说那些学生实在是吃饱了饭没事情做。我看那些学生也未必吃饱了饭,毕竟我老爸的肚子他们就没有。席间老爸手舞足蹈口沫横飞,诸位将官皆点头称是,深受启发。

终于,六月三日,家门口的电车彻底瘫痪,堵车情况连绵到天边,而天边也是乌云片片。我就预感要出事,老爸也不含糊,穿个背心内裤就盯着电视。

之后的暑假我老就是在天朝政府电视台的洗脑中度过,深深了解到了解放军指战员如何刻苦耐劳,一再忍让,却被活活打死的情况,也充分发现了动乱暴徒毫无人性的丑恶嘴脸并对此深恶痛绝,发誓一定要快些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之男淫,尽快消灭这些祸国殃民之徒。

暑假不免去老爷子家住几个礼拜,本想老爷子乃一代儒将,爱国爱党,尝作诗合韵,赞扬我党之高洁,是以必跟我党一心,不想他老人家对我的爱国言论不置可否,拂袖而去,上楼听“广播”去了,剩下我非常尴尬。旋即转向小姨,其时小姨尖酸刻薄,双目如电,打扮时尚,极度骚包,尝自诩“新一代”,妄称“年青人”。与小姨稍一讨论,该女竟然骂我小儿无知,并痛斥天朝政府之残忍,我再次自讨没趣。后与母上通电话时,还专门指出小姨乃“反动派”,并深为不耻。哪知我母,堂堂某文职军医,也与其妹一鼻孔出气。我老除了感叹世风日下,更是倍感势单力孤,这年头一个小学生想爱国咋那么不容易。

89年九月开学之后,老师们依然在大肆宣扬暴徒在天安门广场上之罪恶行径。我老经常听的是攥拳咬牙,热泪盈眶,感叹世间之无常,深深敬佩“世界上最可爱的人”。期间,多次与支持暴徒的个别同学争得面红耳赤,拳脚相向。同学竹竿对我说:解放军用坦把学生压死。我道:此乃自寻死路,螳臂当车尚不能活,更何况肉身之于坦克也!说罢一套组合拳给丫送去鸟卫生室,把自己送进了办公室。

随后,学校组织学生参观六四摄影展。展示暴徒们如何扰乱社会秩序,伤害人民的生命与财产,许多张解放军同志牺牲后的照片依然历历在目。我老一个爱国少年,再一次热血沸腾。其中一张照片让我永生难忘,一个烧焦了的尸体,被一根铁棍定在了一部电车上。尸体的头上还戴着一定被烧得不多的军帽。岂是一个惨字可表啊。

活动结束后,老师要求每个学生写一篇400字的感受体会。我洋洋洒洒写了足有600多字,信心满满,交给老师。隔日老师退回,写了一句话:标点符号不能占用一格。

时隔多年,来美国之后的一个晚上,随便点钟了某论坛的一个关于六四的帖子,里面有许多照片。有一张照片再次吸引了我,就是那种被烧焦后定在车子上的解放军那张照片。只不过,这次视野更大,看到了以前那张照片上没有的东西。在电车的车身上,写了
几个字:

他杀了x个人,死有余辜。

这世界其实很简单,就看你从什么角度看。有时候不是什么狗屁东西污染了你的心,而是你的心遮住了你的眼。

 
而且我眼睛本身就小。

廣告
本篇發表於 吾國吾民。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摘文:“那一年,我也玩政治 – 江月楼主”

  1. Jason 說道:

     
    惭愧难当,贤弟错爱,我厚颜而受之也。

  2. Flora 說道:

    哇哇哇实在是太厉害了。小时候不喜欢看央视,因为听不懂普通话……都看的是香港的电视台,不过很多敏感的东西都被过滤掉,而且在学校里也会经常被洗脑。所以小朋友们是无论如何一定会被洗脑滴。

  3. Jason 說道:

    楼下是讲广府话的么?呵呵
     
     

  4. Linxiu 說道:

    好牛哦!

  5. 說道:

    温情之至~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