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杂记 | 编外 | 谈典录

 
 
翁去兮二月余,吾学业未曾有顿,亦感荷余母操劳,时常心有余愧,尝戚者,省焉
 
西人新年吾游至北疆,操劳李母,李妻,旧识马兄照料,甚感激,又苦于身荷之物聊聊,觅不得报,只得逢是霜雪初霁之节,迎戊子而送丁亥,谨愿诸君体安泰,业精顺,虽劳顿而廪实,虽清贫而怡乐,青天之难皆消散,千里共婵娟
 
吾尝闻古人云:卷非借,则不能读;虽吾晓之已久,然则屡试不爽,读斯文者,醒吾于彷徨
 
近日研习缀绢,先哲康德名曰“纯粹理性批判”之卷轴,民国二十年间蓝公武先生所译,甚喜之,然则每每重拾,皆因文字之艰,哲理之深,篇幅之广,而中道渐弃
 
且今日何者云读?只因吾旅北疆时,宿好友李姓隐士之居所,偶得不列颠古人休谟所著曰“谈教录”,释宗教之性,且余甚喜其对谈之体,颇有春秋以酒会高朋,畅谈人间事之味;再者,其文理之走向视康德之批判略显平话,近吾等知鄙之人甚好,阅此录,其中今人之批示,醒吾甚多,然则众多精妙玄学之理杂于其间,理催人钝,甚恼然,故决意拾之批判于中道
 
此次重拾康德之纯粹批判,良多感慨,却因为国文之力浅,欲志之以文言,勉以力行,却不成矣
既得感慨,莫能成文,时有憾,终某日偶思休谟对谈之体,可否付诸思辩于诸君之茶间所谈,是以吾借休谟为谋,涂此拙文
 
是以此文志翁,于天亦能得余之得,感余之感
 
诸君近来安好?语者贤人骊琉:且闻宾客乃初到南湖之人,故吾函南湖信者梵磐,设酒十千,邀君共饮,且论道玄学之真意
宾客有二,蜀国食客及北疆隐士,此二人喜玄学甚者,鲜得一同研论之士,今日兴起,斗酒畅言于吾鄙舍,意虽欢谑,言则恳挚,愿诸君尽性
 
逼人初来南湖,感激前辈之款迎,问者隐士:不知南湖喜玄学之人众否?
 
鲜有矣,答者梵磐:南湖之大学,名曰普度,育美利坚栋梁之匠才,习格致工学甚,厚理而薄艺,故习玄学之人无多
 
甚可惜,语者食客:鄙等晚辈虽好玄学,却习业无精,仅闻之皮毛,理之斛角,望得闲暇而研玄学于南湖;得前辈之言,只得自寻明理之著
 
弃者不明,戚者不智,语者梵磐:吾今日邀二位共饮,岂非好玄学乎?古人云:形而上者,道也,形而下者,器也;玄学于形之上,是以之吾愿听二位关于玄学诸多论题之道,若精思附会,未尝不是南湖之得乎?不知二位之论编于何题焉?神学于玄,时空于玄,知性于玄,存在于玄,思辨于玄,抑或宇宙万物之于玄耳?
 
未论之时余尚存一疑,问者隐士:不知诸君于己存何派观点?持何方论法?受何人说陶?余谨愿对谈畅达,非因道之存异而理之不得
 
上帝之道也,答者梵磐:源自西人之教,溯数百年回,有信者受天主所迫,自力更生于新陆,去冗杂之仪仗,留清简之真义,是以新教为国教,立国名美利坚矣;吾辈留学于此,受之感召,修敬其言,诚习其行,谨从其德,是以表吾人视上苍之志也
 
余时而惑,语者食客:且因余甚感万物寻公理,公理又藏于先验者,乃时而困余所思也,先验之思,非后天经验者,乃此地球万物之主宰加入者为合情理之推测,然则时至今日却乏之凿证,缺之严理而吾人难信之,话虽如此,此地球万物为精设巧计所造之观点,乃余意之所向
 
逻辑之理乃至上之理,语者隐士:演绎乃寻理之法,而推理乃以小见大,仗恃吾生物之经验,经验者,岂有可靠之理乎?万物之于思,乃从物及目,目视而及思,及思之过程乃偏于经验之本身,故非可靠之凭,而推理之理以经验之小及理之大,乃虚妄之为,故余常疑之,是以之所对,余思倾于怀疑论者所言,以逻辑之理知之理,以逻辑之性度之性,遂具玄学坚实之根基也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南湖杂记 | 编外 | 谈典录

  1. Flora 說道: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节哀顺变。

  2. Hayden 說道:

    可好乎….可普通话乎…

  3. Heather 說道:

    理解不能,天黑了

  4. YL 說道:

    操总之帅由外而内,操总之才由内而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