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杂记·雪汝大爷


且追溯之于昨日一更,忽闻风声,本以之为寒风春意闹,寒梅穿碧舒,谁知

南湖此等蛮夷玉米地,未曾有梅,更未尝品寒风而闻百草吹香也,是日清晨

吾等方觉南湖乃飞雪连天,离地九寸不见人踪;幸则南湖官衙乃令课止于今日

未时,视明日未时之天气而定,吾等遂还,雪飘吾颈内即湿:

雪紊于天且化呜,白发寒风拓南湖。

勇胆忘形门外立,僵卧餐桌成腊猪。
廣告
本篇發表於 詩文胡說。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4 Responses to 南湖杂记·雪汝大爷

  1. ting 說道:

    看过n多blog,还是cao兄弟这里最有个性。。。

  2. Jason 說道:

    恩,这首诗不错
     
    我老和韵一首
     
    腊月年终上博书,
    空慕霜华无壮图。
    南湖春意东窗里,
    伊人再彼迎金猪。
     
     

  3. Shuhao 說道:

    好湿!

  4. Kira H 說道:

    到处都是流感,放翻了许多汉子,要注意保暖哈。今天情人节,祝你节日快乐哈,春节要给姥姥娘打电话哈!埃拉乌尤万岁!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