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杂记·论婚姻

君子于尘世,不乏诱聘,生则幸甚,红颜妖娆

青楼隔纱,相望寒宵,珠帘雨飘飘,长路独自归

博我以歌,乐我以唇,凝于往昔,幸莫大焉

忽才知伊人于阡陌盼君回,曾思之念之,视之如命

然容颜渐逝,激情不再,君子尚能庇之如巨树,备之如蝉桑?


———-译自泰瑞·穆·芬莎之言论

本文于前日偶遇于某楼前,言者友人,吾读有所感,故摘译于杂记

且论情之如水,始做清泉,潺潺脉脉,渐入湍急,激走于山谷间而不知疲也

后归于平静,袤之于宽广而偶藏暗礁,终汇入海

吾以吾之思绪视之,吾倾心于伊几年余,起起落落,自叹非易哉

近日幸获伊终身许,则吾亦因时间之考验而虑其冗杂变数,至于当下俗事缠身,且关乎吾前途之轻重,娶伊之事非从长计议而不可得之,故叹之于此耳耳

附:江月楼住一大师,大师淫掌下名媛无数,且听大师勃客之文,依然此般销魂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閑雲野鶴。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7 Responses to 南湖杂记·论婚姻

  1. Jason 說道:

    汝丫很高调,很高调

  2. YL 說道:

    说结婚就结婚,有魄力,有实力,加拿大野性好虎崽。

  3. Shuhao 說道:

    楼下两位很操大爷!over

  4. Jason 說道:

    好, 贤弟雅量,哈哈

  5. Unknown 說道:

    遭遇是幸运的,享受是快乐的,安排是头疼的,未来是不确定的,仔细想是心烦的,顺其自然是明智的,搞定自己是首要的,虎崽的腰板硬,伊人才是跑不了的。

  6. Kira H 說道:

    咦,为伊消得人憔悴???啥子时候你丫变虎了?看不懂哈,写些啥子文章嘛,欺负我没有学过古文嗦。

  7. Rosino 說道:

    强身同学,要结婚了么?
    有种遭晃点的感觉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