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6

南湖杂记·至友人

醉楼梦伊人,醒时恍隔世; 若是两情悦,怎堪离别时。十年雪雨溶,冷暖两相知!偶遇惜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詩文胡說 | 9 則迴響

南湖杂记·秋

南湖秋,且寒,少水,无霜于晨;则有官府造器安民,是名宙之暖,于室可温如晚春植中悦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旅途漫漫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