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尾满地芬芳 Aromatic Filling of Iris 还有那被点名的算子理论 elementary operator theory

昨日从校园中的某楼中上自习出来,看到满地白色中被一些紫色的星点所缀,顿感春意飘然我心死寂,原来芬芳已开而自己还在可耻的研究条件期望的那个投影到底是往哪个空间上投,投影的那个空间是所有观测值的线性组合到了期望就变成了一个σ代数,想了一下午看到那满地白色貌似豁然开朗了
鸢尾,鸢尾科,鸢尾属,六瓣花,外三瓣稍大,内三瓣稍小,瓣白而花蓝紫,遥看仿佛绸缎中缀以石青紫宝石,稠而淡,骊而雅;花者,人赋之,赋者,花亦流连,留者,与君共赏;不知道在马上要离开母校的这个年头的这个春天,究竟是前三年从来没有留意过的鸢尾开始为一批又一批的毕业生即将离去而怅怅然悄悄然开放了,还是自己开始对这给了我四年学习机会的学校有了那么一丝流连之意

顺便送上某日获某佳绩骚文一篇:
我欲餐风饮露却无伊人小鸟,金戈铁马俱往矣
登层岩,拨云雾,望览群山之小于目中,却见万仞雄峰绕
命运使然,路依旧,离茕茕立于明珠之上甚远
君若见那雄峰,勿忘把酒欢歌与吾分享



某蛋点名要点权威的算子理论方面的著作,于是这里便做个简单介绍罢:算子者,格致之格也,虽格物而非致知,而生另一物
用不那么狗屁的语言说出来就是把系统中的某算是输入的元素通过某个黑盒子的作用变成另外一个可以算得上是输出的元素,这个黑盒子就是算子,所谓系统就是某个有很多元素的集合到另外一个有很多元素的集合的某种关系
这是我自己幼稚而不成熟的观点,打个比方,你爹就是输入,你娘就是算子,那么你丫就是输出了,浅显易懂,不过这个算子不过线性的,因为你爹的输入加倍,是不是你的个头也加倍了呢?亦或是生出来两个你呢?所以你娘这个算子并不能算在相当广泛的一类在工业上金融上都有极大应用价值的线性算子中
线性算子又为何物呢?唔,我就不介绍了,详细请见University of Wiscosin-Madison某牛人Walter Rudin所作Functional Analysis;如果对算子兴趣很深呢,那么见University of Tokyo某大师Kosaku Yosida所作Functional Analysis,系统地介绍了算子理论,以及在偏微分方程中极其深广的应用,伴以算子半群理论

回应开头,满地鸢尾,唔,在母校中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花
廣告
本篇發表於 雜七雜八。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6 Responses to 鸢尾满地芬芳 Aromatic Filling of Iris 还有那被点名的算子理论 elementary operator theory

  1. Zhenxiang 說道:

    看来Jonson这厮也是性情中人!

  2. Jason 說道:

    楼主好似有些太过花哨了吧,哈哈,和我类似
     
    哈哈哈,恭喜你来美国留学,希望你可以在学术界发展

  3. YL 說道:

    唔,在母校中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看到这么美丽的花。

  4. YiXiang 說道:

    你果然是操性家族的,说什么也不离族姓啊

  5. Linxiu 說道:

    太阳那么大,突然起风了,,,美文..美文!

  6. Mosha 說道:

    流年花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